360彩票安全购彩_金阳时讯

枕头粑

时间:2019-02-26 10:38 来源:0


  罗国华 


  记得儿时,每到农历冬月过后,每家每户就忙着做枕头粑了。


  这枕头粑,顾名思义,样子就像枕头,显得土里土气。做起来却极为讲究,首先要选好糯米和饭米,按比例兑好,放在盆里或桶里,用干净清亮的水泡上几小时,然后用石磨慢慢磨成米浆,盛放在斗樯(竹篾编的)里,在米浆上面盖上一张旧的干净土布帕子,再找来干净的稻草,去掉稻草的杂叶,烧成稻草灰,待灰冷却后把它洒放在帕子上面,稻草灰慢慢地将米浆中的水分浸干。用刀把浸干后的米粉砌成一方块一方块的。


  接着就是包枕头粑了。一块枕头粑要两片以上的粑粑叶,那叶大大的,再用棕叶扎勒得牢牢的,形如婴儿的小枕头。最后把枕头粑放在装清水的大锅里,用大柴烧着大火煮,熟透了,便清香四溢。然后拿出来存放在水缸里,想吃的时候就拿一块出来吃。


  这就是家乡独具风味的枕头粑。


  父亲很喜欢枕头粑,但那几年搞大集体,我们山里田少地多,田里收成少得可怜,我们家里吃饭的嘴巴多,因此,每到中秋节,只听父亲常常念叨:“明年子,咱家不缺粮食了,也要推点枕头粑吃。”开始,我们兄弟五个还充满期待,但接连几年都听父亲说:“明年子……明年子”的,我们也就不抱希望了。


  我读初二那年,父亲说:“等你读高中的时候,我给你推枕头粑吃!”我当时成绩可不怎么好,为了饱饱地吃上一顿枕头粑,我开始认真学习起来。那时,我们读高中要推荐,我家是贫农,穷得叮当响,父亲母亲都是党员,一个是生产队长,一个是妇女主任,我被顺利地推荐到公社去读高中。得知能够读高中了,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吃枕头粑。可到开学的时候,父亲却对我说:“娃儿,读书要紧,枕头粑以后有得吃。”那时我竟不知道父母的难处,一气之下,跑到外婆那里去告状,结果被父亲抓回家狠狠揍了一顿。


  待我真正理解父母的时候,已经开始实行土地承包制了。记得那时父亲乐得直唠叨:“今年,我们一定要推枕头粑吃!”因为那年我家种了两分田的糯米,父亲说话底气十足。


  那年的农历冬月,我们家包了8块枕头粑。父亲留下5块走亲戚,还剩3块一家人过年吃。父亲有点内疚地对我说:“娃儿,今年粮食刚够吃,只包了几块,我们明年把田种好点,多收点粮食,让你弟弟妹妹他们都吃个饱……”望着父亲憨厚诚实的面容,我已经很知足了。


  父亲把枕头粑从水缸里捞出来,用刀把粑切成片,不薄也不厚,然后放到油锅里炕,边炕边翻,颜色还未变黄时,把切碎的红砂糖放到锅里一起铲几铲,然后就加水焖,水以能淹住食物为度。过不了多久,父亲就从锅里舀出一碗软乎乎、甜滋滋的枕头粑端到我们面前说:“娃儿,你尝嘛,硬是好吃!”我一口气就把那碗枕头粑吃完了。


 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枕头粑。几十年过去了,至今回想起来,心里都还美滋滋的。


信息产业部网站备案:蜀ICP备09029749号-1 眉公网备:51140002000014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川)字第115号

免责声明:本站部分信息来源于互联网,如有侵权敬请告知!网友在本站发布的信息与本站无关或者不代表本站观点。

联系电话:38166855 邮箱:msxwwb@163.com